国内放开后的感染潮引发了新冠相关药物的需求,催生了趁火打劫的高价黄牛党,中国人正通过繁荣的网络黑市买卖止痛药和新冠抗病毒药。



01

炒至官价9倍


Paxlovid是中国批准的唯一外国新冠药,可从医院开处方或在在线诊所购买,价格约为320美元。


但许多人说,在官方渠道买相当困难,因为全国都急着为家里的免疫脆弱人群备药。媒体本周联系到的一位卖家拒绝透露货源,只表示将从深圳发货,一盒18,000元(2,610美元),大约是官方价格的9倍,而且要等。



02

“所有醒着的时间都在处理中国订单”


一位50岁的中国企业家在美国专门注册了一家公司,卖印度仿制药,他要求匿名,避免影响生意,向媒体透露:过去一个月里,所有醒着的时间都在处理中国客户的订单。


(截图自Rest of World,版权属于原作者)


12月以来,他通过自己的推特和Telegram卖了大约2万盒Paxlovid和Merck公司的molnupiravir仿制药。


“我利润不错,但也是在帮人们”。放开后这一波感染潮之前,他主要向买不起原版药的人卖非专利癌症药及药物成分。


“我在帮政府解决问题”。


他最近在新德里,拍了药店库存充足的视频发给买家。


他说卖Paxlovid仿制药利润率约为15%,售价在145~203美元之间,一些客户一次性订300盒,在中国转售。


(截图自Rest of World,版权属于原作者)


近期媒体与一位自称印度药剂师的人聊天,对方称以每盒1500元(217美元)的价格向几十名潜在中国买家卖抗新冠仿制药,牌子叫Paxista,是Paxlovid的一个变种。

还有制药巨头Merck公司的两种名为Movfor和Molaz的仿制药。

以及名叫Bexovid的仿制药。

△截图自小红书,版权属于原作者


北京上周紧急有条件批准了Merck公司的抗病毒药物,国际上一般叫Lagevrio,用于患新冠的脆弱成人。


海外仿制药虽然价格低廉,但进口商或因带入不受管制药物而面临法律诉讼。因此药虽然便宜,但费用可能也不低。



03

全部流向中国大陆


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,包括微博、微信和小红书,中间商们以高达2200美元的价格卖着Paxlovid,一些人声称从美国发货。


在中国港台和邻近的韩国,药店感冒和流感药也在耗尽,都被转卖到了中国大陆。


△腾讯新冠互助平台。


陕西省商人Zhang Junfei告诉媒体,他从人口较少需求较低的西藏和新疆边境地区采购药品,转卖给微信上的联系人。


目前卖了大约400盒布洛芬和5盒Paxlovid——他拒绝透露抗病毒药物的来源。其他商品还包括新冠抗原试剂盒和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,后者甚至还是尚未被证明对新冠有效的一种抗体疗法。


04

物流挑战


物流可能是另一个挑战,过去一个月里许多工人生病,国际航运和送货服务被推迟。湖南居民刘某告诉媒体,他12月买了5盒Paxlovid仿制药,但23天后包裹到中国时,一家人早已“阳康”。他打算把这些药卖给其他人。



虽然这一波新冠浪潮可能已在中国各大城市“达峰”,但据一些研究人员称,农村地区的病例将在未来几周继续增加。上月,微信推出了将附近求药和有药人群连接在一起的功能。截至本周,小城镇和村庄的用户仍在网上求买布洛芬、体温计和抗原试剂盒。


05

谎言与诈骗


黑市催生了谎言和诈骗。


基因组学公司BGI集团首席执行官尹烨近期发微博称,他测试了一些包装显示为印度Paxlovid仿制药的药品,发现是假药。

△截图自小红书,版权属于原作者


尹烨随后再次跟进,称“截至1月5日20时,累计收到样本156份,已完成检测并发送结果通知150份。已完成检测的样本中,仅8份可检出Nirmatrelvir(奈玛特韦)。”


△截图自微博,版权属于原作者

22岁的Qiu女士告诉媒体,她花12000元(1740美元)通过号称代表香港Ghitai药业在线代理商订购的6盒Paxlovid压根就没收到,而且对方也早已失联,只留Qiu女士“受伤、无助,极其愤怒”。她说:“太恶心的行为了,救命的时候,每一秒都很重要。”Ghitai已经向媒体发了声明,表示已经知悉有个山寨网站号称卖新冠药,已报警。“Ghitai从未提供过......新冠药品,恳请消费者谨慎行事,避免欺诈和经济损失”。


△截图自小红书,版权属于原作者


深圳一位药物中间商说并没有什么道德上的困惑,更担心法律问题。


群聊里,普通消费者疑窦丛生,一位女网友表示:“我只是不知道该相信谁。”



联系时请说明是在「百事通华人资讯网」上看到的,谢谢您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  © 2001-2013